【钢城文苑】江南听琴
发布日期:2019-08-07    作者:王志强    
0

倾听雨打竹叶声,只身山间品琴音,当我在闲暇之时,便最喜欢去定军山的山腰间,听一位隐士独自弹奏的古曲。这些琴音婉转动听,总我这个“闲人”融入到自然,暂时忘却江南风雨带来的一丝多愁善感。听着琴音,俯下身,抓竹影下的一把枯叶,亲近这真正的自然。

或许是山腰间那隐士的曲太高,附和的人太少,通往隐士庭院的曲径上长满了杂草,都是鲜活的,没有被践踏过的痕迹。只有半尺余长的青石阶上,干干净净的,即使在下雨天也没有一个脚印,想来这位隐士也是个十分爱干净的人,但院子里又是这杂草丛生的景象,似乎他就是一个天生的矛盾体。直到一次我问起缘由,他才告诉我:“天地之始,万物皆有灵,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,同是生活在这个院子里,我是没有权利刬除它们的,或许它们也是喜欢听我的琴声才生长在这里的吧此刻,我这才发现,原来我才是那个自相矛盾体,渴望得到却又在不经意间失去,以至于很多时候的过度追求变成了嗜求,终究把自己困在了黑暗的胡同。

在傍晚落日前,便又到了隐士每日弹琴的时间。这一日,隐士的兴致似乎非常高,连续弹奏了《高山流水》《孔雀东南飞》等妙曲。琴声忽快忽慢,快时像是急促的雨点,沙沙涩涩,慢时又如和悦的春风,徐徐而来。闻曲中,我仿佛看到了俞伯牙与钟子期那千古难觅的传奇友情,看到了焦仲卿与刘兰芝心心相印、坚贞不屈的凄美爱情。琴声划破了雨幕,传的很远很远,环顾左右,偌大的庭院只有我一个在听着这琴声。在浮华的世界,本就没有多少听琴的人,又是在山腰间隐蔽的庭院,即使有人听到了琴声,恐怕也难寻觅到此处。

庭院周围没有知了蝈蝈的鸣叫,也许是早已沉醉在这琴声,忘记了他们对夏天燥热的反抗。我是喜欢琴的,但不会弹奏,想向隐士提出学习弹奏琴瑟之法,也弹奏出引蝴蝶蝉儿前来鸣和倾听,无奈被生活所羁绊,被世俗所烦恼着,于是我只能做一名听琴者,在闲暇之余,关上手机,放下手中的笔,单独去享受这能陶醉人、如泉水般清澈的琴声。

晚霞尽去,夜幕袭来,卸下了一身的疲惫,始觉晚风徐来是最令人陶醉的,把一曲曲婉转悠扬的琴声储存在脑海,向隐士作个揖,便告别了这让人忘却烦躁、沉静致远的山腰庭院。(炼钢厂   王志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