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钢城文苑】峡谷奇石景 碧水溪流穿---游中坝大峡谷
发布日期:2019-08-09    作者:罗景春    
0

恰逢周末,朋友相邀前往中坝大峡谷早就听说那里是集溪流、峡谷、奇石、碧水为一体的天然美景,更是夏季最适宜避暑、漂流的好地方,我们满怀期待驱车直奔大峡谷。

在门口出示了门票,我们便连忙从峡谷东南方进入一路前行,首先进入视野的是对面崖壁飞驰而下的瀑布,放眼望大概100多米的宽度,犹如满山飞雪席卷山崖站在瀑布对面,细如针尖的水珠轻沾脸颊,一股清凉沁入心田,阳光从天空照射下来,照在那珠光闪闪的瀑布上,竟然出现了一道道彩虹,被彩虹映照的水珠在青苔的衬托下熠熠生辉,我们瞬间被这美丽的景象吸引住了,不敢挪动脚步,生怕惊扰了这自然奇观,因为这里的瀑布紧靠峡谷大门,故它有一个典雅的名字——"迎宾瀑"。

在大峡谷里穿行,两侧岩壁层层叠叠,植物从岩缝中长出,枝叶茂盛,湛蓝的天空仿佛被劈开一条缝隙,一路上我们穿峡道、跨石凳、过台阶,每走在用铁索与木板连接的吊桥上,我是既激动又害怕,铁索吊桥或宽或窄,或长或短,连接起峡谷左右山崖各不相同的风光,小心翼翼走在桥面上,总是突然被顽皮的朋友颠簸得尖叫起来,幽静的峡谷回荡着我们一串串的笑语。

到了鹰嘴崖,我们坐下来休息,仔细观望四周,这里三峰隔河遥遥相望,据说山顶上时有盘旋山鹰,鹰的一生要经历一次困难却很重要的蜕变,鹰的爪子开始老化、喙变得又长又弯、翅膀变得十分沉重,鹰不能进食、不能飞翔了,鹰必须努力飞到一处陡峭的悬崖,在任何鸟兽都上不去的地方,在那里经过150余天,冒着疼死、饿死的危险,改造自己、重塑自己,与自己的过去诀别,经历一个死而复生的过程,才能再次翱翔天空。眼前这座山峰,就是鹰盘踞过的地方,抬头仰望,我们好像看到,展翅雄鹰就在我们的头顶,茂密的树枝是它丰满的羽翼,光岩峭壁、挺立山峰,是它锋利的铁嘴和威风凛凛的雄姿。

到了大峡谷深处,不得不惊叹的是攀岩而上的千年古藤,古藤的主干直径约38公分,宛若姑娘的小腰,石壁陡峭挺直,古藤枝蔓紧紧依附在石壁上,一千多年的风雨沧桑、一千余年的相依相伴。石壁的左右两面,各有一根古藤,沿山崖相望相守,成为千年里不变的相守风景。在古藤旁边,一朵金灿灿的花儿娇艳盛开,在这样潮湿的石崖上,居然能见到这么美丽的花,我们好奇的想知道它的名字,看形状像是彼岸花,可是花叶又比彼岸花叶宽了些许,经过在手机上搜寻,才知道它美丽的名字——“忽地笑”如不期而遇的老朋友款款而来。

走到峡谷溪流浅水边,水流舒缓,看到在水里嬉戏玩耍的人们,我们也加入到其中,极冰冷的流水让我们都打了一个寒颤,用水擦了擦手臂,整个身体都凉爽。这峡谷源源不断的泉水,来源于石泉县城河堤中段,有一个叫红石包的地方,那里的石缝中,有多股泉水涌出,泉水清冽,长流不息“石泉县”也因此而得名。

午后,我们沿道路折返,两旁绿树掩映,在阳光的作用下,一半是墨绿沉稳宁静,一半是翠绿夺目清新,我们如驾一叶轻舟,飘荡在顺流而下的水中。缘于峡谷水流湍急,心有遗憾,水上漂流成为我们再次相约大峡谷的期盼。(炼铁厂 罗景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