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钢城文苑】家乡的“过会”
发布日期:2019-08-09    作者:曹娟娟    
0

在我的家乡陕西关中,每年的农历六月到七月间都会“过会”,又称忙罢会。关于“过会”,在我的记忆中,外婆家和我们家的“过会”最令人难忘,意义也最大。

每年的农历六月初六,是家乡的第一个“过会”,也是外婆家的“过会”。还记得小时候,每年过会,我们家和大姨、二姨家都是全家出营、带着礼物去外婆家外婆会提前准备好肉、鱼、水果、饼干等好吃的招待我们。外婆家是个大家庭,吃饭摆桌子都得四五桌,而做好几桌饭则需要舅妈们准备好长时间。令我们小孩子最开心的事情有件:一是吃饭时小孩子们挤在一起抢东西吃,抢不过按规定是要罚酒的,但是我们一般都是喝饮料;二是跟父母亲逛买玩具,买好吃的过过嘴瘾等,可以尽情放松、疯玩。当然,也有三件事最让我们头疼:一是如果“过会”这一天刚好赶在上学,小孩子是不能去的;二是到六个舅舅家走亲戚,要到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,一天下来累到不想动;三是如果遇到摘黄花菜季节,一般都是吃过早饭一点钟回家,下午再摘一下午的黄花菜,虽然不喜欢这种形式的“过会”,但是我们都会很听话的跟着父母回家摘黄花菜。时间总是稍纵即逝,外婆已在几年前去世,那些“过会”的人、过会交谈的场景也在悄悄地发生着改变。每听到父母说起外婆家的“过会”,心中总会想起儿时在外婆家玩耍,一家人相聚在一起热热闹闹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美好场景。

而农历七月初五,是我们家的“过会”。记忆中,在过会前一天母亲就开始准备“过会”的食材,买肉要买这个叔的肉,放心也好吃;买菜要买那个叔的,新鲜还便宜;水果买这个阿姨的,味道好个头还大;当然,蒸馍、打扫卫生都是“过会”必须要做的事。“过会”这一天,村里热闹非凡,有卖小吃的、卖衣服杂货的等等,当然更多的是走亲戚的人,孩子也最多。母亲一大早会给家里的每个人分工,我和母亲是洗碗、洗筷子和摘菜,做好待客的准备;父亲一般是迎接客人,哥哥弟弟一般是烧火、负责搬运东西。而因为我们家、大姨家、二姨家在一个村,这一天舅舅们会选择性的分散在几家,不会造成谁家人多而饭准备不充分,谁家人少而饭做多了的问题。但是令我印象最深的是,“过会”这天总会下雨,稍微消我们逛会的热情,同时也增添了一些雨中“过会”的乐趣,比如穿着凉鞋跳水坑。而随着社会的进步,“过会”的礼物从最初扎堆的油糕、白糖到现在的米、油、面粉,不断改变着;过会的人也从舅舅们到现在的哥哥们,交谈的内容从最初的农业收入到现在的外出打工挣了多钱、什么时候盖新房子、买小轿车等等。虽然“过会”的热闹和规模已大不如从前“过会”的味儿也淡了很多。但是不论身在何处,每年到这一天,也都想回家陪父母一起“过会”,找寻下儿时“过会”的味儿。

“今天谁来‘过会’啊?”看着群里表姐发的信息,我陷入了沉思。记忆就像一条长河,总会记住那美好的瞬间。期待来年的自己能够赶上家乡的“过会”,好好感受下这个传统的习俗(设备管理中心 曹娟娟)